• 公司介绍
  • |
  • 软件与服务
  • |
  • 红麦舆情:别让地铁变“炼狱”

    发布时间:2012-10-12 18:18

    别让地铁变“炼狱”

    — 公共交通上演“全武行”引发的反思

    一:事件梳理

    10月9日晚中央电视一套《焦点访谈》播放了一段视频,内容是10月7日上午8时38分许,广州地铁4号线上一名六旬老人与28岁教师为争座位互殴。男教师头部、手臂布满血迹,耳朵被咬破一块,老人鼻部受击流血,在极短的时间内,两人头部、脸上、手臂均沾满鲜血,车厢地板上血迹斑斑。

    更令人深思的是二人的身份,年长者是红十字会的退休人员,年轻人是一位老师,一个曾就职慈善机构,没有宽怀之心、咄咄逼人;为人师表之人不遵守公共秩序,对一个老人家也丝毫不退让,二人的行为却颠覆了他们的职业所赋予的品质。

    向来以礼仪之邦著称的中国,因为一个座位发生厮打已然令人错愕,当当事的双方又都是从事公众眼中的道德高尚职业的时候,更是令人讽刺。二人帮助、教育他人的时候,谁又来拯救他们的灵魂?

    无论我们怎样反复提倡讲文明、树新风,因地铁上拥挤、争抢座位引发的冲突依然不绝,广州此案并非孤例。

    8日,北京地铁13号线立水桥站一老人因拥挤与两女孩争吵后猝死。

    据了解,事发时正值下班高峰期,上下车的乘客较多。一名五十多岁老人由13号线换乘5号线,从站台下楼梯时,因互相磕碰,与一名年轻女子发生争吵。争吵了几句后,两人便各自离开。但随后,在换乘通道内,老者又因拥挤问题与另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发生争执。在与第二名女孩争执过程中,两人互相推搡。之后老人在扶梯口突然倒地,昏迷不醒。围观乘客随即拨打120与999急救电话。

    见老者倒地,与老者吵架的女子并未上前查看,而是迅速离开了,向开往宋家庄方向的5号线方向跑去。事发突然,周围乘客并未对该女子进行阻拦。一名现场目击者称,19点50分左右,急救车还未到达,老人仍然躺在地上,人事不省。医护人员和围观乘客正在对老人进行救治。地铁站内的医护人员检查过后称,老人已经去世。

    二:网络舆论导向

    红麦舆情监测显示,截止发稿,关于此事件微薄共计169条,其中《新闻晨报》9日08:40发布的《网报北京地铁一老人和易女孩争吵后猝死》被网友转发1700余次,评论近900余条,引发人们对社会道德等一系列问题的讨论和关注。

    从上图,我们可以看出,网络舆论对于此案的判评并未出现预期的“一边倒”情况,除46%的网友持观望心态外,指责老者的比重与指责女孩的统计数量不相上下,分别达到25%和29%之多。

    下面,我摘引一些具有代表性的评论,供大家品鉴思考:

    三:对道德观等引发的反思

    道德产生的生理基础是本能存在的“同情心”,道德形成的机制是“同情心”规导下的自我控制。正如亚当·斯密在《道德情操论》中所言:“无论人们会认为某人怎样自私,这个人的天赋中总是明显地存在着这样一些本性,这些本性使他关心别人的命运,把别人的幸福看成是自己的事情——我们常为他人的悲哀而感伤,这是显的而易见事实,不需要用什么实例来证明。”

    而反思不光是为了追源事情的真相,更不应该是为自己的感伤寻求一丝抚慰,反思的目的应该是寻求解决办法和类似案例避免再次发生的途径,就回归本案可以理解为:影响道德的进步和文明进程。

    首先,自我道德观的反思。

    一直提倡尊老爱幼、礼让先行,尤其是当乘坐公交车或地铁时,已经成为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毋庸置疑,此举对于弘扬社会道德具有积极意义。但近期围绕让拥挤、座问题发生的一些纠纷,让人不得不对这一问题进行深思反省:为何一件无论对于公德弘扬还是私德塑造的利好行为,会发生如此多的纠纷,甚至上演“全武行”呢?

    社会是复杂的,体现在每个人的道德层次参差不齐。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对于“钱”的私欲要远大于对于内在道德建设的投入。不可质否,当前有些人的道德思想,道德教育,已经越来越被这个社会所腐蚀。

    我们可以说不是所有人都那么有道德、有风度,谁也不能保证自己礼让的对象,就一定是那些德高望重者。但礼让是种美德,这是自身心灵的一种人性力量的散发。就比如让座来说,更多是就礼让对象身体和年龄而言的,而不是针对对方的道德来作区分的。也就是说,礼让是美德,是人尽皆知的善;至于受让的人道德水准如何,则不应该强求。

    这样,有人就回应“那以后谁还敢让座?”无论 “地铁互殴”是否由让座引起,都不应该影响我们让座。当我们以道德的名义指责他人时,自己却在反思中转向不让座,其实已经背叛了道德,背叛了曾经的坚守。这一事件的发生,应该促进我们更加注重公共道德,更加坚定地快乐地让座。这才是一种道德自觉和道德自信,这样的反思,方有意义和价值。

    其次,社会规则缺失的反思。

    社会规则无处不在,无时不有。“规则”不能完全等同于道德,更不能完全等同于法律。但试想,当规则意识成为社会自觉、社会习惯和社会风气的时候,任何一个公民都将成为规则的执行者和维护者。我国古代先贤孟子曰:“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

    “遵守规则”是古今中外人类社会的共性良知和共有道德积淀,我们并不缺乏“规则”的传统基因和强大的社会土壤。目前,最关键的是如何让每一名参与社会活动的公民,都能够自觉“拾”起它、践行它,发自内心地去维系它和珍视它。

    近期,有不少人呼吁,在道德无力、规则缺失的公共环境下,制度应该跟进,礼让行为应纳入法律范畴,通过强硬措施形成人们的行为习惯。这两年《城市公共交通条例》的不断推进,不妨将“礼让”作为一个强制性条款写进去。这里不是在宣扬“制度万能”,只是偏向对于弱势群体的权益保护,以及对于大众公共环境下自觉意识的一种养成与修复。如果有一天,大家的道德水平进步到“礼让”成为一种不自觉的行为习惯,那么,这项制度或许会自然死亡。

    第三,对于公共交通“短板”的一些反思

    事实上,不管是老伯与青年的“互殴事件”,还是大爷与小姑娘的“争吵”,在各地公共交通拥堵的语境下,俨然是“无奈反抗”式的自救行为,不管各方最终的目的是为了“道德教育”还是“寻求礼让”,这背后都饱含着一种对当前公共交通体系“短板”的痛陈。因此,我们除了要从道德的同情角度来看待此类事情,也必须从公共交通的现状上加以反思。

    目前,我国大多数城市的公共交通是实行市场化运作,由公司自负盈亏。虽说这种管理方式在某种程度上提高了公共交通的运行效率,节约了成本,但同时暴露出公共交通在运营过程中过分追求利润,而弱化了公共服务职能,同时交通设施的跟进速度远不及客流增速,这也就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公交车上过分拥挤等现象。而面对这一现状,更多情况下只是简单的“疏导”为主,往往结果是“越导越挤”,如此一来,公共交通的管理加以反思。

    公民道德不应是公共交通滞后的“替罪羊”!有人认为:公共交通只有回归公益,才能让其公共服务职能得以体现,才是解决公共交通资源不足的必由之路,也为避免上述案例再次发生创造可能。

    红麦舆情快讯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