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河君
  • |
  • 李河君:用清洁能源造福全人类
  • |
  • 李河君:第四次工业革命由我们领衔
  • |
  • 李河君:锁定产业上游 领航光伏发展
  • |
  • 汉能
  • |
  • 汉能并购MiaSolé
  • |
  • 汉能李河君
  • |
  • 李河君:用清洁能源造福全人类

    汉能并购MiaSole 汉能李河君:汉能将继续整合全球化技术

    日前,中国最大的民营清洁能源发电公司,全球最大的薄膜太阳能企业——汉能控股集团在北京总部正式宣布完成对MiaSolé的并购。本次并购使汉能获得全球转化率最高的铜铟镓硒(CIGS)技术。目前,汉能薄膜太阳能产能已达到3吉瓦,超过美国第一太阳能(First Solar),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技术领先全球的薄膜太阳能企业。

    据悉, MiaSolé是全球领先的CIGS(铜铟镓硒)薄膜电池制造商,并购完成后,MiaSolé将作为汉能的全资子公司运营。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克拉拉 的MiaSolé是美国硅谷光伏企业的典型代表,在十年发展中得到如KPCB、世界最具传奇色彩的风险投资家约翰·道尔等“风投巨头”超过5亿美金的投 资,目前市值超过20亿美金,公司的薄膜光伏组件量产转化率已达15.5%,预计在2014年,其转化率将提高至17%以上,并在两年内,将生产成本降低 到0.5美元/瓦。MiaSolé首席执行官John Carrington对外表示,“此次并购给MiaSolé带来了新生,汉能的进入将使得MiaSolé的技术实现产业化。”

    汉能控股集团是目前国内最大的民营清洁能源企业,在四川、广东、海南、浙江、山东、江苏等地投资建设太阳能产业研发制造基地。目前,汉能薄膜太阳能 产能已达到3GW,超过美国第一太阳能(First Solar),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薄膜太阳能企业。同时,汉能拥有非晶硅-锗、非晶硅-纳米硅、铜铟镓硒等7条全球领先的薄膜技术路线,而最新完成并购 的MiaSolé技术,将形成对汉能现有技术的有益补充。

    相关人士透露,海外收购是汉能整 个公司大战略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因为汉能是独立发电商,其所生产的产品几乎都通过自建电站消耗,故降低全产业链成本是汉能目前的核心追求。而国内薄膜技术 远远落后于国外,海外收购成为汉能重要的战略选择。拿MiaSole举例,其CIGS溅射法电池技术是全球转化率最高的,量产转化率达到15.5%。薄膜 太阳能电池组件与普通的太阳能电池板相比,要使用更多特殊材料。不过,薄膜太阳能电池组件的重量要轻得多,因此更容易在无法支撑后者重量的地点安装。支持 薄膜太阳能技术的人还认为,这种技术更新,因此在提高光电转换效率方面仍有潜力可挖,而对于已经研发数十年的普通太阳能电池板,可能不存在这样的发展潜 力。

    此前,汉能还在去年9月并购了无力偿还债务的德国光伏企业Q-Cells旗下生产薄膜太阳能电池组件的子公司。这两次并购让汉能以低价买到了一系列 花费数亿美元风险资本投资研发的专利。Solibro的市场预计为10亿美元,而MiaSole的市场估价最初为20亿美金,而最后汉能以不到十分之一的 价格完成收购,之所以汉能以如此低价格完成并购,得益于欧美对于光伏产业信贷政策的变动,使得这些薄膜企业原本希望通过银行融资的愿望落空,急需现金补充 公司经营,而此时,拥有强大资金实力的中国买家成为海外企业竞相追逐的对象。

    汉能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河君表示,汉能完成的两次并购,费用皆来自水电站收益的自有资金,对于这两家企业未来的安排,首先要在加州的工厂产能提升至满负荷状态,这意味着要在当地招聘超过200名员工。而对于未来CIGS生产和设备制造,将视市场情况进行安排,不排除未来引入国内的可能。

    汉能的两次海外成功并购,彰显了中国民营企业“走出去”的独特优势与重要意义。此次完成对MiaSolé的收购,是汉能在全球技术整合方面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汉能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河君表示,汉能已经正式拉开海外收购序幕,将来的全球化技术整合将继续。

    李河君:用清洁能源造福全人类

    他创造了规模比葛洲坝要大10%的汉能水坝奇迹;投入千亿元打造中国太阳能清洁能源,在四川双流建立了一期300兆瓦的薄膜光伏电池研发制造基地,为全球单厂产能最大的单体厂房树立了一个样板。他就是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新能源商会会长、汉能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河君,全球最大的民营清洁能源公司的缔造者,舆论眼中的“逐日”领跑者。

    上世纪80年代末从北京交通大学毕业后,李河君放弃了国家分配,选择了“下海”经商。他从卖电子元器件开始,第一份原始资金是向老师借的5万元,涉足过国内贸易、矿业开采、矿泉水生产、房地产等行业,到1995年,公司已经积累了上亿元的资金。

    “完成了初步积累,反而有几分失落。”李河君说,“赚了些钱,好像并没有抚平我内心的一种冲动,也无法满足我全部的追求。什么是好企业?什么是真正的企业家精神?这个问题一度困扰着我。”

    1990年代中期,大家都不看好电力行业,国家也暂缓了对电力的大规模投入。但是,李河君坚信自己对未来的判断,认为市场对电力的需求一定会出现持续快速增长。他处理掉其他业务,把全部的人力、物力、财力都投进了清洁能源行业。

    事实证明他的判断是正确的。从1993年开始筹备,历经十年后,2002年,汉能的前身——北京华睿投资集团公司斥资4个亿,在广东河源市建成 年发电量近千万千瓦时的东江木京水电站,首台机组发电成功。从几万千瓦的小水电开始干,一直干到十几万千瓦、几十万千瓦,李河君积累了资金,积累了经验, 建设了一支国际一流的水电专家团队。他期待着有更大的舞台展示汉能的力量。

    2002年,中央统战部、全国工商联等组织民营企业家赴云南考察。当时云南省有1亿千瓦水电资源处于待开发状态,省委省政府迫切希望民间资本进 入。“这是个历史机遇!”李河君立刻决定,投资10亿元,开展金沙江中游流域水电项目的前期工作。很快,云南省和汉能正式签署了投资近200亿、一期装机 240万千瓦的金安桥水电站项目开发协议。这是国内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民营企业投资建设的百万千瓦级特大型水电项目。

    2011年3月27日,历时8年,一期装机240万千瓦的金安桥水电站正式并网发电,成为迄今全球由民营企业投资建设的最大水电站,也是金沙江干流上第一座并网发电的特大型水电站,它也是国内首座由民企出资建设的特大型水电站。

    李河君感叹:“这8年中,汉能人历练了坚韧不拔的意志,历练了心态,历练了团队,懂得了感恩,懂得了责任。”金安桥水电站的并网发电,为汉能未来的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瞄向第四次工业革命

    几乎是在金安桥水电站建设的同时,汉能开始了自己在太阳能领域的布局——“一基两翼”,即以传统清洁能源水力发电板块为基础,以太阳能研发与生产等高科技能源板块为左翼,以太阳能光伏应用为右翼的产业结构。

    李河君告诉本刊记者,自己开始关注太阳能新能源缘于2006年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的成立,被推选为会长的他,开始全面研究新能源。

    “当时尝试了燃料电池、氢能、潮汐能、地热能,还有秸秆发电……所有新能源都尝试了,中间摸索了三年多的时间。当时为了新能源发展路线才定了这个战略方向,为此也交了不少学费。”

    2011年6月15日,中国最大的汉能硅基薄膜太阳能电池项目在成都双流西航港经济开发区建成投产。一期年产能可达300兆瓦、电池光电转换率 可达到10%。这标志着中国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薄膜太阳能电池量产取得重大突破,也标志着中国最大的民营清洁能源企业——汉能控股集团在进军新能源行业、领 跑世界光伏产业的征途中,又迈出坚实的一步。

    以太阳能光伏产业为主导,汉能计划在四川、广东、海南、浙江、山东、江苏等地陆续投资建设太阳能产业研发制造基地,预计到2012年各基地总产能将超过2GW,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薄膜太阳能电池生产企业。

    “我们现在的目标是成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清洁能源企业,这个目标不是虚的,不可操作的,一个企业,在决定做什么事之前,一定要设立一个遥远却可及的目标。”李河君坦言,这样的底气源于自主知识产权的实力。

    早在2004年,集团即组建了新能源研究院,聘请诺贝尔化学奖得主AlanMacDiarmid先生为首席科学家,同时聘请了大批归国中青年科学家,组建了逾百名博士、硕士及高级工程技术人员为主体的汉能高科技能源研发中心。

    汉能目前的研发中心面积达1万平方米,有12个国际一流水准的清洁能源实验室,并与国内外多家知名院校合作建立了联合实验室,主要从事太阳能光 伏发电、燃料电池以及相关关键原材料的研发和中试,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科研成果,在新能源领域已申请专利近200项,其中发明专利占总数的60%。经国家批 准,“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在汉能控股集团设立,该工作站将为汉能及全行业培养更多更高端新能源研究人才。汉能控股集团在科研领域和自主创新方面站在了中国 同行的前列。

    “新能源不是补充,而是替代。”李河君说。2011年全国两会,身为政协委员的他,提交了《关于大力发展优势新能源产业,推进经济结构转型的提 案》,指出“以太阳能为代表的新能源是一场革命,它将比10年前的信息产业革命更重大、更深远,应该是世界农业文明以来最伟大的革命之一。如果说蒸汽机是 第一次工业革命,电气化是第二次工业革命,信息产业是第三次工业革命,新能源则可定义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由此可见,若我国以新能源,尤其是以太阳能为突破 口,打造大体量的清洁能源产业集群,将是调整我国产业结构最好的选择之一。”

    为人类造福

    不为人知的另一面是,以金安桥水电发电作基础,汉能当初完全可以投入看起来最火热的多晶硅发电领域。可是,汉能为什么选择了投入大、技术门槛高的薄膜电池呢?

    “其实汉能是最有条件做多晶硅的,我们有这么大电厂发电,多晶硅(的生产)主要是耗能,我们可以做最好的多晶硅,但我们为什么不做多晶硅呢?因 为它一定会被薄膜替代掉,所以不做。”李河君说,“除非企业为了生存才做,而汉能不是仅为生存的企业,我们要做更有意义的事情。”

    他预言,当太阳能发电成本降到每度五毛钱的那一天,就将是能源史上一个重大转折点。随着新能源汽车发展,石油最终也难逃被替代的命运:第一,太阳能在2015年一定会大规模替代核能、火电,甚至替代石油;第二,全球的能源格局将发生改变。

    面对这样的变局,李河君笃定地说:“汉能要么领导全球新能源,要么死掉!”

    李河君的 思考方式,有别于传统的企业领导者,他更像一个对人类有着终极关怀的修炼者。他告诉本刊记者,他一直在思考人类能源的终极利用方式,相 信“还是会返还到原始”。他坚定地认为,并且佐证说,从6500年以前,人类开始使用能源以来,都是间接的,唯独利用太阳能是直接的利用,它没有污染,减 少二氧化碳排放,所以,太阳能一定是革命性的,一定是继蒸汽机、电气化、信息化之后的第四次工业革命,这一革命的主角应该是中国。

    汉能对外这样描述自己的目标——2020年成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清洁能源企业,汉能坚持走清洁能源发展道路,将以迅捷的步伐成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清洁能源企业,为人类造福。